關閉
我想要找商家...
崇明外賣
崇明休閑
崇明旅游
崇明修身
崇明消費
崇明生活
崇明公事
崇明名企
我想要看信息...
新聞資訊
工作生計
游玩問道
會員活動
直播娛樂
業務合作
崇明島宣傳活動廣告投放 崇明島宣傳活動廣告投放 崇明島宣傳活動廣告投放

2019上海教育培訓機構接連套路跑怎么辦?

2019-10-14 18:27    發布者:邵寧    回復:0    瀏覽:62
分享到:
ChongMingS.COM崇明網訊 今年以來,滬上幼兒培訓機構頻現“關門”潮。

ChongMingS.COM崇明網訊 今年以來,滬上幼兒培訓機構頻現“關門”潮。給寶寶在培正逗點報了托班,誰知沒上幾次課就關門了;轉到寶知成,沒幾天也關門了;再轉到凱瑞寶貝,竟然也關門了……


不久前,一些家長以一萬到數萬元不等的價格購買了托班服務后,卻在三家教育培訓機構之間輾轉,且這三家培訓機構相繼關門!

課程無人接手、孩子無處上課,更不知找誰去退錢。這樣的經歷,令許多家長欲哭無淚。令人震驚的是,這“關門潮”并非機構經營不善,背后竟然有著“套路跑”的黑手!

日前,本報和其他媒體揭露了“套路跑”的真相——有一撥人專以經營不太穩定的教育培訓機構為目標,以收購股權的名義,將教育培訓機構弄到手后一方面賺取賬面資金,另一方面在“零投入”的情況下繼續銷售課程,迅速“榨干”剩余價值,直至被租賃處的物業斷水斷電鎖門。

據粗略統計,今年申城被一家名為“BO教育聯盟”的企業以“套路跑”運作關門的教育培訓機構多達14家,包括培正逗點、馨哈早教、巧恩美語、寶知成、凱瑞寶貝、花園寶貝、維樂教育、梓音藝術空間、創造力星球樂高STEM中心等。受害家長數以千計。

這些機構從事的大都是學齡前特別是0-3歲年齡段的早教培訓,從綜合類到英語類、藝術類以及科技類都有。9月以來,申城多家提供樂高課程的培訓機構成為“操盤”關門的新目標。

在一些育兒論壇上,家長們紛紛講述自己的遭遇:有家早教機構,一夜之間所有在上海的店面都關門了,有的家長頭腦一熱,報名三年課程,損失四五萬。

家長們自發組織了維權群,但東奔西走幾個月卻毫無結果,只是被要求等待。“維權要大量時間和精力,我們又要上班又要帶孩子,耗不起。”

“套路跑”的欺詐對象不僅僅是家長,教師和員工也成為受害者。某早教機構的一名員工,在關門后被“調”到多個門店繼續售卡,業績不低,然而他今年6月的工資到9月初仍未拿到。

明知是“套路”,為何治不了?原因在于“套路跑”鉆了監管的空子,當事人在運作中對于法律責任和賬目往來均進行了“切割”。如某聯盟名下有不同的公司,以A公司“接盤”后,會用B公司與物業公司簽續租協議,用C公司與家長簽培訓協議,收款方則可能是D公司。

相關部門介入時難有“抓手”,無法定性為“詐騙”,缺乏打擊手段。而參與人員分工明確,有人專職負責“善后”,即關門后出面與家長周旋;有人專做“頂包法人”,即股權變更后出面擔任新法人,甘當“失信人”,死豬不怕開水燙……

記者采訪中發現,盡管“套路跑”已是培訓行業的公開秘密,甚至核心操盤手都知道是誰,但行業亂象依舊沒有得到治理,幕后黑手正在瞄準下一個目標。

“套路跑”的狡猾手法和惡劣影響,讓人聯想到前幾年的“套路貸”。曾幾何時,“套路貸”剛出現時,同樣披著“民間借貸”的外衣,合同、欠條、銀行流水都證明是“借貸事實存在”,團伙不僅采用威脅、暴力等手段逼債,甚至還利用民事訴訟、仲裁和公證等司法手段來“下套”,達到侵占他人財產的目的。

起初,面對“套路貸”這種新型案件,執法機關也因證據不足而難以打擊。借了幾萬元,要還上百萬;借了十幾萬,賠了一套房……“套路貸”受害者越來越多,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。

2018年4月,最高人民法院下發文件,對“套路貸”犯罪認定、審查、防范與鑒別機制等作出規定。全國各地公檢法機關聯手重拳出擊,“套路貸”這一違法犯罪活動終于得到了遏制。在掃黑除惡的強大攻勢下,“套路貸”這一黑惡勢力已無藏身之所。

孩子是家庭的希望,讓孩子得到豐富多樣的早期教育、課外培訓,也是家長的心愿。教育培訓近年來蓬勃發展,豈容“套路跑”這一害群之馬來阻礙其健康發展?或許,“套路跑”是鉆了監管的空子,或許,“套路跑”手法高明,但無論偽裝得如何巧妙,只要是侵害了廣大群眾的利益,對社會造成了危害,就必須下力氣懲處,也一定有辦法懲處。

絕對不能讓“套路跑”的操盤手再逍遙法外了!期待政府各部門聯手,及時查處、整治,還教育培訓行業一片清朗的天空。
0 頂一下
如需發表您的回復,請先 登錄 或 快速注冊 。
回復總數:0

網友回復


微信掃一掃  分享朋友圈

廣告位

崇明廣告展示
崇明廣告展示
崇明廣告展示

我要問問

廣告位


?


想不想修仙凡人传说内购破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