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我想要找商家...
崇明外賣
崇明休閑
崇明旅游
崇明修身
崇明消費
崇明生活
崇明公事
崇明名企
我想要看信息...
新聞資訊
工作生計
游玩問道
會員活動
直播娛樂
業務合作
崇明島宣傳活動廣告投放 崇明島宣傳活動廣告投放 崇明島宣傳活動廣告投放

韋博英語培訓關店圈錢跑路如何追回學費?

2019-10-17 11:21    發布者:王蔚    回復:0    瀏覽:211
分享到:
ChongMingS.COM崇明網訊 韋博英語關店事件引發社會熱議,焦點便是如何從治本入手,規范培訓機構的收費行為,最大程度地保護學習者的利益。

ChongMingS.COM崇明網訊 韋博英語關店事件引發社會熱議,焦點便是如何從治本入手,規范培訓機構的收費行為,最大程度地保護學習者的利益。

跑路成了賺錢的“學問”

去年,國家出臺規定,機構收取的學費最多不得超過三個月,但在具體執行過程中卻遭遇“下有對策”。那么,如何防止機構阿詐里,看來還需相關制度和政策的進一步“收緊”。

2018年,全國有上千家培訓機構倒閉,其中不乏一些大型機構。蔓延至今年,機構關店仍時不時發生,且不少還是品牌機構。有統計顯示,截至今年10月,各地“跑路”和突然關店的教育機構超過20家,遍布北上廣深,其中,英語和幼教領域成為重災區。

預付費還能資金“斷鏈”

綜觀各地多家機構的突然人去樓空,幾乎眾口一詞是“資金鏈斷裂”。眾所周知,現在機構都是預付費制,而且國家規定的是“一校一賬”。

照理說,收多少錢、開多少課、聘多少教師、租多大場地,都應“有多少錢辦多少事”,怎么會突然沒錢了呢?

有業內人士透露,原因無非兩個。一是本來就想好要“跑路”的,辦學只是手段,目的就是圈一筆學費而人間蒸發。二是辦學點的錢被違規挪用了,在“集團”內部拆東墻補西墻,甚至被老板挪作了他用。

除了上述第一個原因屬于“目的惡意”,那么,對于第二個原因,采用什么辦法才能防止學費被故意挪用呢?據悉,一種類似國家商用預付卡的管理辦法,已經進入對民辦非學歷教育培訓機構監管的視野。

有法不依“送你學期騙你錢”

因為,從機構動輒關店來看,社會最大的非議便是他們基本上都是故意不遵守“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”之規定。機構的營銷對策有著大致相同的套路,比如,“買三送一”“買一年打8折”“買兩年打6折”等,與市面上流行的預付卡如出一轍。

“校外非學歷培訓,從性質上來看就是一種商業行為。而且,機構通常按一學期或一整年收取學費,也應當等同于商業預付費。”

本市一位常年從事區域辦學機構管理的負責人說,不妨適時借用商務部出臺的《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(試行)》中的一些條文,或許可以為機構的“資金鏈斷裂”起到防火墻的作用。

在這部預付卡管理辦法中規定:“規模發卡企業、集團發卡企業和品牌發卡企業實行資金存管制度。規模發卡企業存管資金比例不低于上一季度預收資金余額的20%;集團發卡企業存管資金比例不低于上一季度預收資金余額的30%;品牌發卡企業存管資金比例不低于上一季度預收資金余額的40%。”

辦法還規定:“預收資金只能用于發卡企業主營業務,不得用于不動產、股權、證券等投資及借貸。”參照這些規定,機構收取學費也應實行“資金存管制度”且不得隨意挪用。

第三方監管問題多多

此舉是否可行?此前,南京市社會培訓行業協會有關負責人就曾提出,接下來可能會通過第三方的方式,讓消費者的錢放在第三方,先不進到機構中去,然后等到消費者對這門課程比較滿意了,再將錢轉給機構。

此次韋博關店事件后,又有專家建議,一方面引入預付卡管理辦法,另一方面由相關職能部門會同銀行建立第三方平臺,最多三個月的繳費先期全部進入平臺,并由平臺再逐月下撥給培訓機構,一但機構企圖關店,也不可能將全部學費卷走。

對此,華東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余鋒認為,建立學費收繳和撥付的第三方平臺,在法律上并沒有什么障礙,但需要地方性立法的跟進,教育培訓服務與其他商業服務在經營性質上是等同的,都有風險的存在,所以,對其監管也要按市場法則依法規范管理。

崇明商家網表示:使用第三方服務也是會產生費用的,而銀行作為公益機構,能很好的解決雙方信任,不過如何強制讓培訓機構在銀行辦理業務,則需要工商部門強制執行,就是說,你要開培訓公司,就必須加入監管,讓消費者直接通過銀行或政府部門繳費學習從而避免跑路,但整個法律架構需要政府部門去牽頭。
0 頂一下
如需發表您的回復,請先 登錄 或 快速注冊 。
回復總數:0

網友回復


微信掃一掃  分享朋友圈

廣告位

崇明廣告展示
崇明廣告展示
崇明廣告展示

我要問問

廣告位


?


想不想修仙凡人传说内购破解